tags | rssmap | sitemap 热门标签: 湖北特产鱼 美国的标志物 东北特产品种 四川的特产 无锡特产卡通 旅游特产图片 2011新奇特产品 温岭地方特产 衡水饶阳特产 内蒙特产美食
您的当前位置:008彩票注册 > 开户注册 > 正文

上山下乡办年货 农村电商让春节“味”更浓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8-12-23

  在政策指引下,农村“最后一公里”正在被打通,农村电商也从过去更加关注工业品下行转移到了注重农产品上行,从“授人以鱼”到“授人以渔”,真正解决老百姓卖粮难、卖菜难和卖果难的问题。

  “与其在外辛劳,不如回家淘宝。”伴随着农村电子商务的兴起,以往卖不出去的乡间土特产纷纷跳进了城市居民的购物车,和田大枣、从江椪柑、豫南菱角、腊肠腊鸭等特色农产品,成为今年春节的抢手年货。

  农村电商是精准脱贫的重要一环,今年国务院发布的中央一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就力挺农村电商。《意见》指出,将大力建设具有广泛性的促进农村电子商务发展的基础设施,鼓励支持各类市场主体创新发展基于互联网的新型农业产业模式,深入实施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加快推进农村流通现代化。

  2月8日,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在商务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也表示,商务部将坚持统筹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推动涉农经济高质量的发展。其中在国内市场方面,商务部将提高农村电子商务的发展水平,更好地发挥电商对乡村振兴的推动作用。

  在政策指引下,农村“最后一公里”正在被打通,农村电商也从过去更加关注工业品下行转移到了注重农产品上行,从“授人以鱼”到“授人以渔”,真正解决老百姓卖粮难、卖菜难和卖果难的问题。

  商务部发布的最近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农村实现网络零售额12448.8亿元,同比增长39.1%。截至2017年底,农村网店达985.6万家,较2016年增加169.3万家,同比增长20.7%,带动就业人数超过2800万人。

  另一组数据则显示,2017年农村实物类产品网络零售额7826.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5.1%,占农村网络零售总额的62.9%。其中,食品保健类产品零售总额达1031亿元,同比增长61%。食品保健同时也是对中部、西部和东北农村网络零售增长贡献最大的实物类产品,贡献率分别为11.5%、30.3%和29%。

  农村土特产在网络销售渠道上的热卖,得益于近年来我国农村电商的快速发展。2015年,财政部、商务部就在中国确定了200个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并拿出20亿元专项资金,帮助这些地方建立电商孵化基地、完善物流基础设施、培训农村电商从业人员等。

  阿里、京东、苏宁易购等电商巨头也纷纷发力农村市场。不久前,阿里宣布电商脱贫样板县正式落地新疆吉木乃县,在当地共建两万亩标准化小麦种植基地,并包销3年面粉。此外,还将建设产地仓,供应链全程介入保证面粉品质。

  另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9月底,苏宁已在592个贫困县开设400家直营店,建成“O2O特色馆”319家,培养农村电商人数超过10万人次。实现农产品销售近50亿元。

  更为值得关注的是,目前非常火爆的社交电商平台“拼多多”在过去一年也投入了34亿元,帮助全国农户销售农货183.4万吨,催生9亿多笔扶贫订单;在730个国家级贫困县扶持起4.8万商家,帮助农货搭上社交电商“高铁”,带动其年销售额增速超过310%。

  “此次国家发布的《意见》指出要深入实施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说明国家认可多年来各地电商扶贫的成绩并加大推行的力度,予以一定的政策方面的支持,加速推进电商对农村扶贫的努力。”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说。

  农村电商其实包括两方面:一是通过电子商务平台实现城市中的消费品、工业品下乡,即工业品下行;二是农产品和农副产品走出农村,即农产品上行。《意见》指出要重点解决农产品销售中的突出问题,由此分析,政策更倾向于农产品上行。

  “农产品上行可以有效缓解农村农产品生产潜力巨大和城镇需求旺盛之间的供需互补问题,是推动农村经济社会发展转型的直接力量。”浙江大学管理学院教授郭红东指出农产品上行对农村的意义。

  然而,农产品上行看似只是简单地把农产品卖到城镇,但在实际操作的过程中却是道阻且长,如何确保食品安全就是一大挑战。

  作为一个基层农产品安全生产的管理者,山东省聊城市农村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周朝华每天都在跟农民、合作社、生产基地打交道。“我们面对的对象是千家万户,管理起来真的是非常难。”周朝华坦言,“光靠农业部门管理农产品质量安全是不行的,重点是利用好各种科技手段。”

  日前在北京举行的第三届食品与国家安全论坛上,周朝华对记者表示,为了抓好质量安全管理,他们从农药、兽药和化肥的管理入手,建立了农业大数据平台、追溯体系平台、农药监管平台、信息发布平台、执法平台等八个平台。“现在聊城市农药实行大数据管理和处方制,每个门店卖的每种药都有记录,都要登记,农民去买药要先拿着自己的产品说明病情,由卖药者或专家开出处方,处方进入大数据平台后方可买药。”周朝华说。

  聊城市还专门建立了聊城安全农产品公众号,登录这个公众号后,每一个农民,每一个合作社,都可以录入个人信息并实时发布购销信息。“特别是对于贫困户,他们各方面能力与普通农民稍差,所以我们开发的手机端、微信端也方便他们购销。”周朝华说。

  但是,关于食品溯源的问题,在中国消费经济联盟首席科学家徐之敬看来,仅靠政府监督还远远不够。“农产品分散到千家万户,是谁生产的?生产者有没有其他的健康疾病?这些信息一是不全,二是容易被篡改,随意性较大。”为此,他建议由政府出面采用区块链技术建立平台,使得大量商户可利用区块链技术进行农产品生产和制造过程的溯源,而不像以往防伪标签撕了可以再贴一个,这样公信力将会大大增强。

  目前电商零售行业正在经历着一场重大变革,基于技术升级的新零售将加深线上与线下的互通、融合。曹磊认为,《意见》“鼓励支持各类市场主体创新发展基于互联网的新型农业产业模式”,也表明今后农村电商模式或将发生重大转变。

  “互联网大数据的运用将改变以往零售业最基本的B2C(企业对消费者)模式,向着C2B(消费者对企业)模式发展,根据消费者的需求进行商品的定制生产和销售。”曹磊觉得,农村电商也可对原有模式进行升级,通过数据分析,从消费者需求的角度调整农产品的生产种类,提高农村产品出产效率,同时避免农产品滞销的浪费。

  除了农村电商之外,新零售、跨境电商也是未来电商的风口。“新零售就是零售+数据,数据就会涉及补货、退货、质量反馈、结算等问题,这需要政府建立平台,将新零售巨头与农村实体对接才能运作起来,真正为农户,特别是分散的农户建立一个普惠可用的机制。”徐之敬说。

  可以说,通过“政府主导+企业参与+农民扶持”的共享模式,把农民们田间地头的农产品真正消化溶解后,农民才会真正受益。不过,曹磊认为,由于新零售、跨境电商这两个市场体量都比较小,农村电商仍然占据主导地位。另外,很多电商平台纷纷涌入农村市场,是否真的解决了农户群体关心的问题,仍然是个未知数。



Copyright © 2002-2011 008彩票注册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09077631号

Top